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推荐

浏览历史

© 2005-2017 阳台的一角安放了两盆红色的玫瑰,曾一度开得十分红颜。欣喜之余引来了一两只飞鸟停足抖翅鸣啾跳跃在花茎边慢歌清喉般闪亮着乌溜溜的小眼睛,让人凭添了些许怜爱与不安。花开得娇艳片片浅晕吐着云烟般的深红。荆蔓向着有阳光的地方伸展叶片葱翠泛着绿色的油光让人不忍心触碰。于是日日静静的数着每一朵花绽放的花期长短。从含苞的那一天起便青黛它的盛放从花开到花谢总是会有些许不弃的难熬。由一朵花的凋零到另一朵花的开裂孕程到枯萎,发干萎缩成碎片在风中飘逸。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友人的不辞而别到另一个新蓓蕾的出世,孕育了下一季的诞生。故而让人在花开花落中忍受着离别接受着零落的凋谢,感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分别离去然后又再次新生这种循环辗转数次更替,离别失去让人徒生悲哀又不得不盎然的接受.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